View on GitHub

业务逻辑拆分模式

https://autonomy.design

混合型流程

在组合支付的流程里,需要先冻结券,然后再让你微信支付。如果微信支付成功,把券核销,然后订单支付成功。类似这样的流程和离散型流程是不同的

mixed-process

混合型流程与离散型流程的区别是源自于需求的,和怎么实现是无关的。离散型需求可以理解为 A => B 的两步流程。而混合型流程则至少是 A => B = > C|D 这样的三步流程。 很多业务需求是用自动化代码实现一个强制执行的虚拟合同,业务逻辑就是合同条款。 混合型流程才能承载大部分商业合同条款所需要的复杂度,离散型流程并不常见。

在本文里,我们并不关心幂等如何实现,并发吞吐怎么提高这些问题。我们只关注,从 Git 仓库拆分的角度来说,不同拆分方式对 Autonomy 的影响。

按步骤拆分

当我们有 A => B => C 的流程时,一个步骤拆分出一个 Git 仓库是最容易想到的实现办法。

合同一般都可以分为承诺和履行两个阶段。一般来说承诺的内容,就是对履行的要求。 比如上面的冻结券和核销券的过程,前序流程的修改,很容易影响到后续的流程。 简单地按照一个步骤一个Git仓库的做法,很容易造成Git仓库的接口经常变,导致沟通成本高。

按步骤拆分往往假定只有“单个合同”,会有一个全局的 status 字段。任何流程的修改,都需要修改 status 字段的定义。 这个几种定义的 status 字段很容易造成全局影响。比如新增了一个 status 的值,但是其他 Git 仓库不认识怎么办? 那往往就是 status 的定义一改,所有的 Git 仓库都要改一遍。

按合同拆分

按合同拆分和按步骤拆分的区别在于按合同拆分认为一个 status 字段是搞不定的。

比如上面的流程种,微信支付是一个合同,券是另外一个合同。那么我们需要一个 Git 仓库来定义微信支付这个合同的流程。 需要另一个 Git 仓库来定义券合同的流程。这两个合同都有自己的 status 字段,记录当前合同履行到哪里了。

特别注意的是“订单”有时不是一个合同,而是一组合同的集合。比如你下了一个外卖订单,商家在备货,骑手被派单前往商家取货。 这里面至少对于商家是一个合同,对于骑手是另外一个合同。最常见的影响 Autonomy 的错误是假定订单是单一的合同,把所有的行为都往订单上塞。 然后把订单的每个阶段都按步骤拆分成一个个的Git仓库。

集成代码写在哪里

当我们有 A,B,C 三个 Git 仓库。至少有这么三种流程集成策略

似乎每一种策略都是可行的。

我们换一个角度来看这个问题。所有流程代码都需要数据库里有个 status 字段。

function updateStatus(newStatus: string) {
    // ...
}

这样的裸接口暴露出去合适么?所谓“合同”,和一行裸的数据库记录有什么区别?

其区别就在于,合同是有合同条款的。 合同要求满足了某些条件之后,才能达成xxx的结果。 这些写操作的校验逻辑必须被封装到一个 Git 仓库内,而不是散落到各个 Git 仓库里。 我们不可能直接把 status 字段暴露出去。 也不能把所有写 status 之前的各种逻辑各种UI全部都纳入到同一个Git仓库里,那样推算的话,啥都能包括进来。 这么就变成了,把“一些逻辑”做为业务约束,纳入到一个Git仓库内。 这里的“一些”,就和厨师们所谓的盐少许一样。

有这么一种极端的建模方法,我们可以完全没有 status 字段。每个用户的操作,都是一条被记录的已经发生了的事实。 下一个操作如何响应,取决于所有之前所有用户做过的所有的操作(什么时候点过下单,什么时候点过了取消,诸如此类),综合判断而来。 换句话说,没有所谓的流程,只有 event,也就没有 status 字段了。 但是人们在谈论需求的时候,是不习惯到每个event粒度去谈的,更多的是拿个“合同”来跟踪一段流程上可能发生的多个事件。 当“合同”被创建出来的时候,就代表了将来一段行为会被履约。 这种习惯做法是来自于契约社会的现实生活的经验。 除了来自于生活习惯之外,status 字段的另外一个作用是参与到业务约束的判断里。 比如经常有 status 处于已发货的时候,不能点无理由退款按钮之类的需求。 status 字段不取决哪里写了它,而取决于哪些需要读它。正是因为有很多需要读 status 字段做业务规则计算的地方,才是 status 字段被保存下来的意义。 即便我们把 status 字段从数据库里去掉,只记录每个用户的每个操作已经发生过的事实(event),在判断业务规则的时候仍然要在内存里把 status 给重建出来。 换句话说,status 字段是个冗余字段,我们完全可以只新增存储 event,而不更新 status。 但是这个冗余的 status 字段让写入的业务规则校验更好写,也让UI更容易渲染。

什么又是一个“合同”呢,粒度怎么控制?领域驱动开发告诉我们,去倾听业务人员,从他们的原话里提炼Domain概念。 这个原则当然是对的,但是实践中又会非常难以实操。 有三个启发性原则: 如果有多件事情在同时进行,进度无法归纳到同一个 status 字段,那应该拆分成多个合同。 如果有多个交易主体,那么两两之间很有可能需要有一个独立的合同。 尽可能往细里拆,直到业务规则里碰到需要判断 status 字段的时候,把一些前后序的合同合并起来。

回到“集成代码”的问题。集成代码,就是流程,也就是合同,也就是有 status 字段的东西,也就是应该有一个独立的 Git 仓库。 所以如果有 ABC 三个 Git 仓库,我们要加一个 D 仓库来把前三者在流程里串起来。否则就一定会出现 updateStatus 这样裸接口。

依赖倒置

当用户了点了一个按钮,但是有多个流程需要驱动的时候,就需要有一个Git仓库来做集成。 比如一方在买,一方在卖,这就有两个合同。当点了成交按钮的时候,买的合同要往前走,卖的合同也要往前走。 我们要不把这个集成代码写在最顶层,要么倒置在最底层。

比如在使用券和微信支付的例子里,我们除了券,还可能有积分,还可能有红包,还可能有打车金等各种私有凭证。 这样我们是有可能提供一个聚合支付流程,倒置在依赖的底层。然后把各种各样的私有凭证做为插件插入这个聚合支付流程里。

小结

按步骤拆分不利于 Autonomy。最好是一个合同一个 Git 仓库。